當前位置: 首頁 > 信用知識

征信體系功能的演進及啟示

發布時間:2019-09-23 10:06:30|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瀏覽次數:


分享到

征信體系功能的演進及啟示

作者:徐振江 李士濤

西方發達國家征信體系自產生以來,始終沿著征集債務人的信用信息以判斷其償債能力和償債意愿的邏輯主線,推動其整體功能不斷優化。在演進過程中,征信體系的發展主要呈現出共享的信息類型更加多樣、征信機構逐漸實現國際化和壟斷性經營、征信產品和服務更加多元化、服務的渠道和平臺更加便捷、征信服務范圍逐漸深化等主要特征,對優化我國征信體系功能具有重要啟示。

征信體系的發展模式

在征信體系服務于經濟金融發展的過程中,不同國家的征信體系采取了不同發展模式,根據主導力量的不同,可以分為政府主導型、市場主導型以及政府與市場共同推動型三種征信制度模式。為規范和促進征信業務發展,政府主要承擔規劃和監管的職責,通過出臺征信法律法規、建立征信技術標準、設立政府監管機構、開展征信宣傳普及等,建立完善的征信體系,服務于經濟金融的發展。

征信體系功能演進的主要特征

盡管發展模式不同,各國征信體系功能都經歷了由單一到復雜、由局部到全體、由國內到國際、由傳統到現代、由弱到強的逐步拓展與提升的演進過程。

(一)征集信用信息的類項逐步增多。為準確評估信息主體的信用狀況,征集信息的邊界逐漸拓展。首先,一般同時征集正面信息和負面信息,從而全面反映企業和個人的信用狀況。其次,采集信息的來源更加豐富,既采集發放貸款的商業銀行、信用社、政策性銀行以及小貸公司、擔保機構和融資租賃公司等小微金融機構的信息,也采集證券、保險等其他類型機構的信息。再次,除了采集最為核心的信貸信息外,還采集能反映信息主體信用狀況的其他信息,包括商業、貿易、納稅、工商、支付水電煤氣等公共費用、行政處罰等非銀行類信用信息。

(二)征信機構的綜合實力逐漸增強。征信機構在發展過程中呈現出業務能力不斷增強,特別是大型征信機構呈現出全球化和壟斷性的特征。首先,以美國鄧白氏、穆迪等機構為代表的大型私營征信機構經營向跨國、跨區域轉變,不斷向海外擴張,逐漸實現經營全球化,而且征信業務出現高度集中的趨勢,形成數家壟斷性的機構。其次,在經濟全球化和國家交流合作不斷加強的背景下,不同國家的公共征信系統打破界限,逐步加強國際間的數據流動和信息共享。據世界銀行統計,全球已有153個國家建立了征信機構,征信機構的覆蓋率達到81%。

(三)征信產品和服務日益多元化。信用報告、通用信用評分和信用評級是征信行業的核心產品和服務。在此基礎上,利用企業和個人信用報告中的原始信息,針對征信市場需求,可以通過數據處理和分析技術提供更為高級的征信服務。比如,在數理統計技術和信息化技術不斷進步的基礎上,征信機構根據市場需求開發出越來越多的征信增值產品和服務,包括信貸特征變量、風險預警服務、信貸市場結構數據等數據類產品服務,使征信產品的創新和市場需求更加多元和豐富。

(四)征信服務渠道日益現代化。早期的征信行業主要是以窗口服務和信函服務為主。隨著信息技術和互聯網的發展,征信服務的渠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征信機構開始通過專網向接入機構采集信息并提供信用信息服務。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征信機構開始依托互聯網建立面向小型信貸機構、個人、企業等主體的更加便捷的信息采集、共享和反饋查詢渠道。而且,征信機構還開發自助終端和選擇代理機構網點提供服務。隨著信息技術的進步和互聯網的普及,征信機構可提供更加多樣、更加便捷的服務渠道。

(五)征信服務的覆蓋范圍逐漸擴大。從地域上看,在征信機構開啟全球化進程后,征信服務從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不斷拓展,國內征信服務也從城市向農村等落后地區逐步延伸,表現出與金融服務同步擴張的趨勢。從業務領域上看,征信服務從基礎的信用報告查詢、通用信用評分和評級服務,發展到征信增值服務,并且延伸到司法、行政等非金融領域。從服務對象上看,征信機構一般為大型銀行類金融機構服務,以此為基礎逐步擴張到為證券類機構、保險類機構以及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性擔保公司等小微金融機構,實現了對各種類型、各種規模機構的廣泛覆蓋。

主要啟示

通過考察征信體系的演進歷程,總結征信體系功能演進的主要特征,對我國征信體系建設選擇發展路徑、確定工作重點、推動業務創新和參與國際競爭與交流具有重要啟示。

(一)發揮政府與市場合力,堅持市場化發展道路。國外征信體系發展歷程表明,由政府主導建立覆蓋所有信息主體、掌握全部信用信息的征信系統只是一個理想狀態,特別是在國家幅員遼闊、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而且信息類型更加多樣化的條件下更是難以實現。因此,發揮市場的主導作用,由政府和市場形成合力,提供差異化的征信產品和服務才是可行路徑。經過十余年的發展,我國央行組織建成了全國集中統一的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奠定了我國征信體系的基礎。然而公共征信系統不可能滿足征信市場的全部需求,因此我國征信體系建設必須堅持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引導各種類型的征信機構通過市場機制創新產品和服務,滿足社會多層次、全方位和專業化的征信需求。

(二)完善法規制度與監管體系,夯實征信發展基礎。信用信息的全面共享是優化征信體系功能的基礎,因此需要創造有利于信用信息征集和共享的環境。首先,推動政府部門依法公開政務信息,提高各類征信機構獲取信息的便捷性、全面性、及時性和準確性。在此基礎上,建立統一的信息平臺實現各個部門數據庫的互聯互通,統一對外提供信息服務。其次,推動商業信用信息的共享,特別是共享電子商務平臺、P2P平臺以及社交平臺中的經濟交易信息,以構建信息主體的全幅“信用畫像”。在征信數據共享和應用范圍逐步擴大的背景下,構建保護信息主體權益的制度體系,在信息流通和隱私保護之間尋求合適的平衡點。同時,完善征信監管體系,加強對征信機構及其業務的規范管理,防范信用信息被濫用。

(三)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推動征信產品創新。從工業化時代、電子化時代到互聯網時代,征信行業的數據記錄方式、模型設定、服務渠道和風險判斷方式隨之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科學技術進步對征信功能演進發揮著基礎性的驅動作用。當前社會信息化程度不斷提高,網民人數、智能手機普及率和金融機構的軟硬件配置等各項指標都取得顯著進步,金融科技的發展呈現出從低級向高級不斷演進的趨勢。金融科技水平的提高以及信息技術的廣泛應用,幫助征信機構可以較低的成本、更加便捷地收集內容更為豐富的信息。此外,征信機構的數據比對、運算能力大幅提升,有助于開發高水平的增值產品和服務,為市場上的各類機構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服務。因此,必須以信息技術為驅動力,促進征信行業創新業務模式,優化業務流程和提升征信體系的功能。

(四)推動征信數據跨境流動,積極參與國際合作。在經濟全球化、經濟金融化和金融全球化的背景下,征信數據的跨境流動涉及的國家越來越多、地域越來越廣、內容越來越豐富,跨境流動也更為快捷方便。征信數據的跨境流動為促進國際經濟合作和貿易發展創造了條件,但是它在促進全球整體福利水平的同時,也給國家的金融信息安全帶來了挑戰。歐洲和美國等征信行業比較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在征信數據跨境流動方面有著成功的實踐,也在立法和確定規則方面積累了多項經驗。目前,我國還不屬于能夠提供適當征信數據保護的國家,因此我國可以借鑒美國的安全港系統和BCRs等制度設計,建立與歐盟國家對接的征信數據流動機制。同時,還應當制定和完善數據保護的法律規范,積極參與征信數據跨境流動國際協作,確保在安全的前提下促進征信數據的跨境流動。 

广西快乐10分官网安卓版